<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中原 > 正文

      一個出租車司機的生活被暴雨按下暫停鍵

      來源:澎湃新聞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1-07-28 09:58:01

        車被拖到修理廠后,老楊拆掉座椅座套,清洗了一天,才把在水里泡了兩天的車洗干凈。

        其實,開了11年出租車的老楊知道,泡水如此嚴重的車已經沒必要修了。但他不死心,還是想來修理廠試試看。

        7月20日下午,暴雨來襲時,老楊駕駛著他的愛車被堵在鄭州京廣北路隧道南出口,后來他棄車逃生,徒步趟水回家。

        老楊一家人的生活都指望著這輛車。家里患肺癌的岳母,每個月要花數千元買抗癌藥;二兒子自小腦癱,身邊必須有人照顧;小兒子在老家上高中的費用,也是每個月的固定開支;大兒子剛結婚不久,老楊還在還彩禮和房子裝修的貸款。

        開車掙的錢不夠用,他只能透支信用卡給岳母買藥。一家人的生活費用,眼下只能依靠妻子做促銷員掙的兩千多塊錢維持。

        這輛維持生活的出租車已近乎報廢。發動機里排出了三四盆水,起動機、電瓶等凡是涉及電器的零件都要換。修好預計要一個月時間,還得搭上3萬塊錢。即使修好,以后可能也會毛病不斷。

        “微信里的錢夠還上個月的信用卡,只能繼續透支信用卡還貸款,給老人買藥。”車已經沒有修的必要了,因為車泡水,老楊也已經一個星期沒有掙錢,現在他一天也不想耽誤,想抓緊時間借錢買輛新車,有了車,才能繼續掙錢養家。

      老楊和他的出租車

      老楊和他的出租車

        年少離家

        老楊是個能吃苦的人。

        2010年,拿著手里存下的20多萬,向親戚朋友借了20多萬,買車、辦好營運資質手續,一共花了45萬。

        這11年里,他每天早出晚歸。剛開始開出租車時,他一天跑車18個小時。按他的話來說,“咱不會投機取巧,不會跟人家多要錢,只能憑苦力掙錢”。

        現在51歲的老楊,身體已不如當年,但他仍然每天上午開始接單,一直到凌晨2點才回家。

        老楊不敢停歇。

        家中三個兒子,大兒子今年過年時結婚,婚房、彩禮錢以及房子裝修的錢,都是老楊貸款來的。二兒子出生三天時,病理性黃疸導致腦癱,家里耗盡錢財,尋遍名醫,還是沒治好,20多歲了還得依靠家人照顧。小兒子今年高考成績不理想,在老家周口復讀。

        家中還有兩位七旬老人需要照顧。76歲的岳母,三年前患上肺癌,岳父前幾年得了白內障,做了手術。

        雖然老楊拼命接單跑車,但一家人的生活費用仍是問題,妻子只能找了個促銷員的工作,每月掙兩千五百塊錢,維持生計。

        老楊自小沒了母親,父親再婚后在鄭州生活,做早點生意,留他跟爺爺奶奶在鄉下住。

        十九歲高中畢業,他來到鄭州謀生活,沒錢沒落腳的地兒,他來到父親家打地鋪。早上起來,閑不住的他幫父親一家賣胡辣湯。

        慢慢地,原本計劃在鄭州學無線電技術,修理電視機錄音機的他,無意間學會了做胡辣湯的手藝。

        半路出家

        賣胡辣湯生意小、成本低,在老楊看來,這是只賺不賠的生意。后來,他和妻子自己擺攤賣,起早貪黑拼命干,小兩口慢慢攢下了些錢。

        而后幾年,物價上漲,但胡辣湯的價格卻“原地踏步”。原本就薄利的小生意,也掙不到什么錢了,老楊家的生活難以為繼。

        他轉念又想到了一個出路——賣雞蛋灌餅。他向信陽專業做灌餅的朋友學了手藝后,開了間門店。因專注灌餅味道,以真材實料對待客人,他賣的雞蛋灌餅獲得好評,還登上河南電視臺的“香香美食”節目,生意越做越好。

        好景不長。賣雞蛋灌餅的生意正紅火時,老楊接到消息,他租的店鋪以及周圍的小門店都要拆掉。灌餅的生意做不成了。

        那時,店外經常路過很多出租車,有司機中午來不及吃飯,老遠就喊“師傅,來個灌餅”。老楊做好了給他們送到車上,還免費送一杯豆漿。從當時的出租車司機口中,他得知開出租車很掙錢。

        但已經買了出租車、開始跑車的姐夫,不好好干活還總是抱怨開出租車不掙錢還很累。為此,老楊和妻子還和姐夫吵過。

        老楊有些賭氣,反正灌餅的生意也做不成了,“我就買輛車試試,看看到底掙不掙錢”。

        2010年,老楊已經40歲,他報名去學開車。學會后,他把打拼半輩子的積蓄都投注到了這輛出租車上。自此,老楊正式踏入這一行。

        老楊沒有試錯。開出租車后,家里的生活漸漸好起來。

        “(在農村長大),咱這條件,從小就是能吃苦。”最初開車,他一天掙的錢比姐夫他們兩個人(另一個司機)掙得還多。

        靠著這輛車,老楊在小兒子即將上小學時,在鄭州全款買了一套二手房。這些年,供大兒子讀完大學外,還給他在鄭州南三環買了套婚房。

        三年前,岳母患上肺癌,給這個家庭帶來了不小的打擊。每個月的藥費成了這個家最大的開支。加上各種貸款,老楊靠開車掙的錢以及信用卡勉強維持生活。

      暴雨過后,相關救援單位對京廣北路隧道進行抽排水。

        暴雨過后,相關救援單位對京廣北路隧道進行抽排水。

        暴雨突襲

        一場暴雨打破了這樣的生活。

        7月20日,暴雨一直沒停過。最初老楊覺得下個雨而已,這沒什么。

        下午3點多接近4點,老楊開車在京廣路附近接一個20多歲女孩去汽車站。他們進入隧道時,還沒有積水,暢通無阻。

        下午4點左右,他來到京廣北路隧道的南出口坡道上,僅有幾十米的距離,他就可以駛離隧道口。但前面有幾輛車堵住了他的去路。

        堵了半個小時后,老楊看著這雨勢不太對,雨下得很大,雨滴很密集,隧道內已經有了積水,他擔心乘客的安全,讓乘客先下車離開這里。

        “我叮囑她趕緊下車,不要去車站了,趕緊上去找個賓館住下,不管貴還是便宜,都先住下,哪兒也別去。等雨停了看情況再去車站。這種情況下,即便去了車站,也沒人會發車的。”老楊沒收乘客的車費,讓她在坡道上下了車。

        另一邊,妻子接公司通知沒去上班,在家照顧父母和兒子。

        老楊家住的是老房子,一下雨就漏水,這次漏得更嚴重,水順著防盜窗往下流,幾分鐘就漏了一整盆,妻子不得不來回換盆接。

        家里的情況讓妻子有些不安,她給老楊發了條信息讓他盡快回家。

        但老楊仍被堵在隧道口,無法進退。

        水勢洶洶。隧道內有三個車道大約10米的寬度,再后來的水“都相當于大河開口了,那快得很,水是往下灌啊”。

        接近下午6點,水位越漲越高。老楊覺得不能再等了,他嘗試著打開車門,但水的沖勁太大,單手無法打開。他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這下壞了,出不去了”。

        經驗使然,他先把車窗打開,“水往里灌,一進水,門就好開了”。他用兩只手推開了車門。“我會游泳,我當時想的是,只要我能打開車門,我就能逃生。”

        這時,有個已經從車里出來的人吆喝著,叫大家快走,“趕快下來,趕快下來,車不要了車不要了”,從后頭吆喝到前頭。

        當時因為被堵時間太長,有一個男司機直接在車里睡著了,其他司機拿著水瓶砸車玻璃,把他喊醒,救了他一命。也有人猶豫不決,心疼車,不想棄車而走,那個吆喝的人有些命令式地讓他們趕快下車。

        走向附近高架橋安全區域時,他看到一輛車上車主已經棄車逃生,只留下一只關在籠子里的狗,他拎上籠子,把狗放在了水淹不到的地方。

        老楊來到隧道口附近的高架橋后,看到他的車已經漂起來,向后漂了二三十米。他沒敢告訴妻子車已經被水泡得漂起來,怕她心疼。

        水淹車毀

        來到安全區域后,老楊趕緊往家里趕,“萬一發大水了,這三個人(岳父母、二兒子)怎么弄吶?”

        他蹚著水、游泳回家,平日里10分鐘的車程,他用了四五個小時。路上的水已經齊腰,最高處已經到老楊的胸部。他和一個小伙子、一個姑娘三人搭伴回家。在途徑大石橋附近時,因積水太深,無法判斷哪里是路,他一不留神跌了一下,身后的小伙子拉了他一把。

        回家后的兩天里,他都一直掛念著自己的那輛車。

        后來,和老楊一同被堵在隧道口的車主們建了個微信群,大家互通消息。

        7月23日,他騎著單車在京廣北路隧道附近來回尋找,最終在航海路上找到了泡水兩天的車。車身都是泥,泡水太久車內已經有些發臭。

        雖然他知道車已經無法修繕,只得拖去做報廢處理。但老楊還是心存一點希望,他找了拖車公司。

      由于泡水時間長,老楊的車發動機進水較多,在修理廠排出了三四盆水。

        由于泡水時間長,老楊的車發動機進水較多,在修理廠排出了三四盆水。七八百塊錢的拖車費用,老楊舍不得花這個錢。他只得找親戚家的車,在夜間路上車輛少的時候,把車拖到了修理廠。

        和老楊的車一樣,修理廠里堆放著十幾輛泡水車,但其他人的車都是泡在路面上,只有老楊的車是泡在了隧道口,他的車受損也最嚴重。

        修理廠老板看了老楊的車說,要修好也可以,所有涉及到電器的零部件全部換掉,得花費一個月的時候,而且得3萬塊錢的費用。

        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考慮到修好后,以后跑車時也難免出現各種“后遺癥”,老楊計劃把車做報廢處理,然后趕緊借錢,買輛新車。只有有了新車,才能繼續掙錢養家。

      老楊車內的車座已被拆卸。

        老楊車內的車座已被拆卸。

        人生路上一堂課

        老楊算過一筆賬。岳母患肺癌,每個月吃原價一萬五千元一盒的抗癌藥,醫保優惠后,每個月仍要花六千多元。大兒子的房貸已經交由兒子來還,但彩禮貸和裝修貸老楊每個月仍要還三千多。加上小兒子的上學生活花銷,一個月得1萬塊錢維持。

      三年前,老楊岳母患上肺癌,依靠“甲磺酸奧希替尼片”維持,一盒一萬五千塊錢,一盒僅夠吃一個月,醫保優惠后,也要六千多塊錢。  受訪者 供圖

        三年前,老楊岳母患上肺癌,依靠“甲磺酸奧希替尼片”維持,一盒一萬五千塊錢,一盒僅夠吃一個月,醫保優惠后,也要六千多塊錢。 受訪者 供圖有時錢不夠用,“實在沒辦法了,過不了了”,老楊只能學著開信用卡,透支信用卡給岳母買藥,用下個月掙的錢還上個月透支的錢,“一個月一個月這樣熬”。

        這些年開車,老揚自己也患上出租車司機的“職業病”腰椎間盤突出。按他的話來說,每年也要去幾趟醫院,“花個萬把塊錢”。

        即便身體已不如當年,老楊仍然夜以繼日的跑車。他每天早上起來踢毽子鍛煉身體,上午開始跑車直到凌晨2點。

        而現在,車成了泡水車,即將報廢,一家人的生活來源也斷了。

        掛靠的公司正統計泡水車輛,他所在的車隊一共有19輛車泡水受損,其他車隊也有多輛車受損。老楊稱,他的這輛車沒有車損險,因為保險公司不賣給出租車。

        回想當時被堵在隧道口的場景,老楊有些想不明白,雨勢那么大,出了隧道口掉頭就是高架橋,就到了安全地帶,為什么車在那幾十米就走不動呢?

        他們組建的微信群里,有人在問這個問題,也有人在問這些泡水車應該由誰擔責。最后,他們沒有討論出結果,但有車主發了這么一段話:不管怎樣,我們的損失就當是人生路上遇到的一堂課,讓我們懂得和感悟了很多平時生活中不能體會到的東西!人生的意義在于經歷!

        回憶這些年的經歷,老楊很是感慨。這樣的壓力曾在幾年前差點壓垮他。四五年前的一個冬日,他跑車回來,下車的一瞬間,他感到一陣猛烈的頭疼。隨后他去醫院檢查,結果顯示頭部沒什么問題,檢查心臟發現原來得了冠心病。

        老楊住院一個星期,安了兩個心臟支架。出院后,他在家只休息了一天,就又開始接單跑車了。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2.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