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中原 > 正文

      上游洪水進入河南衛輝 城區完全泡在水中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1-07-27 15:03:39

        衛輝市地處新鄉市東北,7月24日開始放晴。但據新華社26日消息,由于豫北多座水庫泄洪,加之衛河、共渠排水不暢,包括衛河在內多條河流穿城而過的衛輝市,水位不降反升。

        據@河南廣播電視臺新聞中心26日16時13分消息,25日晚7點起,洪水進入衛輝城區,整個基本全部泡在水中,最深處達兩到三米。而據衛輝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發布消息稱:據城市水文專家多點測量,截止到7月26日17時,衛輝市水位不再上漲。

        以下是本刊記者張雷發回的現場報道:

        昨天(26日)一起床,我發完本期封面河南水災的最后一組圖片,手機便收到了幾個救援隊的信息,告知新鄉通往衛輝的道路已非常擁堵,甚至連救援隊自己的車輛都已無法通行,實在等不及的隊伍只好返回新鄉休整。微博上也發布出各種對試圖進入衛輝的社會車輛和志愿者的勸退信息,以緩解交通壓力,我的心一下涼了半截,看來今日進衛輝的計劃要泡湯了。

        想起租來的suv還丟在新鄉供電局門口(參見《視覺 | 新鄉的鄉村救援片段》)不知道是否安好,便有了還車回家的打算。租車公司的大門口看起來剛退水不久,草草拖過的地面還有拖把帶出的泥漿印記。門沒有鎖,固話無人接聽,桌上散落著幾把車鑰匙和半盒煙,我從前臺文件夾里找出一封快遞,依照收件人的電話打了過去。

        電話那頭的工作人員,正在火車站忙著拖回公司的泡水車,讓我把車隨便停了,鑰匙擱桌上就算還車了。路邊是被水泡得七扭八歪的車堆,我正盤算著如何找出一個合適的位置,此時小李發來了一個她得到的可以進衛輝的路線,就是走107國道。

        但國道剛出新鄉城沒多遠,一汪積水就擋住了去路,目測已沒過車輪,與其冒險通過,不如等待涉水能力更強的車輛。運氣真好,三個山東日照的退伍老兵愿意讓我搭他們的豐田皮卡進去,三人昨夜從日照開車趕來衛輝,送完為災區準備的物資后想著再進去一趟,看能幫上點什么忙。

        車行至227省道上的共產主義渠大橋就再也無法通過,大橋橋身已被衛河水沒過,河兩邊的村莊也近乎沒入水中。和日照的志愿者告別后,我乘上部隊的沖鋒舟渡河,來到大橋南側,進入衛輝城區邊緣,這邊已有一些等待乘舟出城的衛輝群眾。

      圖片

        因為昨天出門本沒有進衛輝的計劃,我穿著拖鞋,沿著翟陽路一直向南趟水走得異常艱難。

        鏟車,可以說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了,一米以下的積水路面暢通無阻,站在鏟斗里不但可以居高臨下拍照,還能和災民聊天。在一處水勢較淺的路面下了鏟車,這里是衛輝城西南部,緊鄰大禹湖,多為新建住宅小區。

        天黑前趕上了來自上樂村鎮武裝部最后一班搜救船巡邏,周邊多為高層住宅,25日基本上已完成統一疏散,昨天主要是搜尋個別未疏散人員和求救者。

        密布高樓間的道路被水淹沒,深度超過一米,魔幻得像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孤城,空空蕩蕩,死氣沉沉。

      圖片

        只有搜救隊員吹響的求生哨音一遍遍地回蕩在水面上、空氣中。

      圖片

        路邊門市的大門只能露出上部三分之一,小型車輛則幾乎完全沒入水中,只剩車頂奄奄一息。

      圖片

        我問上樂村鎮武裝部部長周曉舟,上樂村鎮怎么樣了,“淹沒(mei)了”,簡單的三個字回答聽著讓人無奈又心酸,“但沒有人員傷亡,人都安全撤出來了”,他補充道。

        搜救一無所獲,但這似乎并不是個壞消息,疏散轉移得很徹底?;氐綔\水區下船,夕陽正好灑落在水面上,洪水自西向東流著,在路口減速帶上形成一條弧形波紋,交通信號燈泡在水里,還在認真地按時變化著顏色,即使路上早已沒有任何行駛的轎車。

      圖片

        據了解,衛輝市區的積水量在此次降水集中的前幾天并沒有很深,維持在膝蓋和大腿以下,25日天氣放晴以后,隨著上游泄洪,積水反而上升,最深處已超過兩米。

        天已黑透,我搭著斑馬應急救援隊延津大隊五名隊員的救生艇,在黑暗的積水中摸索了一個多小時,來到衛輝市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正趕上最后一批病人疏散撤離。

      圖片

        這里是此時全衛輝最繁忙的地方,上千名住院病人在部隊和救援隊的護送下撤離,轉院新鄉。

      圖片

        穿著手術服的醫生護士甚至也泡在水中。

      圖片

        行動不便的病人乘坐輪椅被抬上沖鋒舟。

      圖片

        回程的鏟車上,我站在了最后一撥撤離的護士當中,當知道我是北京來的記者后,身邊的護士笑稱,“這下全國人民都知道衛輝也有所百年歷史的三甲醫院了”(始建于1896年)。一邊笑,一邊目不轉睛地尋找著洪水前她最后停車的位置,嘴上安慰著自己,“這一帶地勢高,車應該沒啥大事”。

        至此,衛輝這座擁有近60萬人口的小城在48小時內幾乎空城。

      圖片

        石莊村位于位于新鄉市鳳泉區大塊鎮最西邊,緊鄰衛河,這里從7月22日開始,已經積水至成人胸口,至今未退。

      圖片

        兩位路人在京廣立交橋上觀察衛河水勢。

      圖片

        平時流量僅為0.1-0.2秒立米的衛河河面,變得如汪洋大海般遼闊。

      圖片

        山東日照的那個老兵志愿者,帶著我涉深水進入衛輝。

      圖片

        流經衛輝城區的共產主義渠大橋南側,救援隊正協助一位行動不便的老人撤離。

      圖片

        通過衛輝市婦幼保健院所在的翟陽路,可以從西南方向進入衛輝城區,但這里涉水穿過已經很困難。

      圖片

      大禹湖附近新建的住宅小區

      圖片

        沖鋒舟到了淺水區域,需要救援人員下水拉船,圖中拉船的是武裝部長周曉舟。

      圖片

      市民乘鏟車撤離

      圖片

        撤離的衛輝市民向幫助他們疏散的救援人員豎起大拇指。

      圖片

        隨著市民逐漸撤離,一些救援隊員得以在連續奮戰后休息片刻。

      圖片

        夕陽下,夜幕中,最后被疏散的零星市民。

      圖片

        7月26日晚,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里,部隊戰士正在轉移最后一批住院病人。

      圖片

        同時,排水搶險人員也在緊張作業,此時衛輝的水位已經不再上漲。

      圖片

        漆黑的夜里,斑馬救援隊延津大隊隊員,正用頭燈照明,給沖鋒艇加油。

      圖片

        醫院的醫護人員及家屬,作為最后的撤離人員,正乘坐鏟車離開。

      圖片

        26日晚上11點左右,張雷也和最后的撤離人員一起乘鏟車離開了。因為斷電,圖中張雷正揮手幫鏟車司機指路,被后面的人拍了下來。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2.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