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中原 > 正文

      京廣北路隧道逃命驚魂:身高182cm的他 水位已到胸部

      來源:澎湃新聞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1-07-27 09:18:05

        暴雨如注,水涌入隧道。

        7月20日下午4點多,京廣北路隧道南出口的積水越來越深,很快淹沒了整個輪胎。來鄭州辦事的張力和周邊的車輛被堵在隧道口,無法動彈。

        眼看著水勢越來越大,向前望,已是一片汪洋。不能退也不能進,張力焦躁地按了幾下喇叭,前方兩輛車緩慢地動了下。車上的表妹怕急了,嘟囔著“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得自救。水位快到座椅的高度時,張力決定踩一踩油門,車慢慢從旁越過前方車輛,來到一個岔口,最后張力一腳油門沖到路邊。下車時,水位已經到身高182cm的張力的胸部,表妹扒著他的脖子往路邊一家單位的二樓躲避。

        張力開車沖出來后,又有兩輛車沖到路邊,車上的人來到安全地帶。此后,他沒見到有其他車輛上來。

        幾乎同一時間,在京廣北路隧道北出入口的14歲少年昆昆沒有那么幸運。他本來和三名同學結伴而行,雨勢太大,兩名同學選擇在安全區域躲雨,而昆昆和同學鳴鳴騎電瓶車冒雨走向隧道,在下午4點42分和同學通了最后一次電話后,兩人失聯了。

        公開資料顯示,京廣快速路一期工程共13.5公里,隧道長約4.3公里。京廣北路隧道主線全長1835m,暗埋段(隴海路—中原路)長度1360m。京廣南路隧道長約2.4公里。在7月20日的那場極端暴雨中,兩段隧道被積水填滿,路過車輛被淹。

        經過數天的排水救援,截至7月25日5點,京廣路隧道積水基本抽完,有些路段正清理垃圾,進行消殺。

        據央視新聞,7月26日下午,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通報,截至26日12時,河南全省因災遇難69人。經過多家部門和國內救援機構連續5天的不懈努力,共從鄭州京廣快速路隧道三處隧道內拖移安置各類車輛247輛。截至目前,現場排查發現6名遇難者,5男1女。目前,相關善后工作正在進行。

      7月24日,京廣北路隧道正在進行抽排作業。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

        7月24日,京廣北路隧道正在進行抽排作業。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失聯

        時間回到7月20日。和母親生活在鄭州的昆昆當天上午一直呆在家里。母親馬琴擔心兒子下雨天出門,在11點多給兒子打電話特意叮囑,下午3點多,雨勢越來越大,她再次打電話給兒子,4點32分,她又打電話確認兒子是否在家。

        “媽,我在外面呢。”昆昆跟馬琴說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7月23日,馬琴告訴澎湃新聞,那時她以為兒子是在外面某個地方避雨,“他沒說他在隧道呢,他要是說在隧道呢,我肯定趕緊回來。”馬琴抽噎著,壓抑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當天下午,昆昆和三個同學騎電動車出去玩。雨勢太大,同學勞琦和許凱選擇在安全區域躲雨,而昆昆和同學鳴鳴則冒雨前行。

        按照勞琦的說法,當時路上的車輛大部分都已經拋錨,車主棄車而走,只有幾輛電動車還在走。他讓昆昆和鳴鳴等雨停了再走,“他倆想著隧道里可能比路面上要好”,兩人還是騎著電動車穿著一套藍色雙人雨衣,駛向隧道。

        勞琦沒帶手機,他用許凱的手機在下午4點42分和昆昆通了一次電話。勞琦轉述,昆昆說他們在隧道里,雨下大了里面水很多。這是勞琦最后一次打通昆昆的電話。此后,14歲的昆昆和鳴鳴就失聯了。

        20日晚6點多,馬琴下班涉水回家,水深至腰,她在水中走了兩個多小時,回到家里發現兒子不在。

        她多次撥打兒子的電話,均顯示電話已關機。她六神無主,近乎瘋狂地打電話給兒子。

        “我心里還埋怨孩子,你為什么不借個電話,給我說一聲,報個平安。”馬琴說,第二天4點多,她開始出去尋找。

        尋找無果。

        7月21日至22日,相關救援機構已經在各個隧道內抽排水。

        昆昆的父親從海南趕回來,姑姑從內蒙古趕回來,大姨從許昌老家趕回來,一家人來到京廣北路隧道的各個出入口等候,深夜也不愿意離去,唯恐錯過一點消息。

        張力棄車來到附近單位二樓后拍攝的畫面,京廣北路隧道南出口已被完全淹沒。受訪者圖

        自救

        說起自己“死里逃生”的經歷,張力眼神深邃,望向三天前曾困住他的隧道口。

        7月20日下午3點多接近4點,來鄭州辦事的張力開車載著表妹從京廣北路隧道北入口駛入。

        那時,雖然一直在下雨,但隧道里還沒怎么有積水,通行暢通。4點左右,他來到京廣北路隧道南出口,準備駛離隧道。

        “前面堵著,不讓走。”張力稱,他在接近出口處被迫停下,他前面還有兩輛車,也停在原地,“好像是地面有積水,還是前面堵車了,就是不讓走。”

        下午4點多,京廣北路隧道南出口附近的積水越來越深,上漲越來越快。

        事后人們得知,當時的降雨量突破了鄭州的歷史極值。水從地面向下涌來,沒幾分鐘就沒過了半個輪胎,隨后淹沒了整個輪胎。張力和周邊的車輛仍被堵在隧道口,無法前進。

        “我們不能進也不能退,兩頭的水還嘩嘩地從地面向下流。”張力稱,進退兩難的境地下,看著不斷上漲的水,他心想“這就是在這等死了”。

        張力焦躁地按了幾下喇叭。表妹更是恐慌,一直嘟囔著“完了完了,這下可怎么辦?”張力安慰表妹,肯定要想辦法逃生,“只要有逃生的機會我肯定把你帶出去,下車之后拉著我走就行了”。

        那時他在和朋友視頻通話。水位繼續上漲,慢慢接近座椅,車里也開始進水,他掛掉電話,想著“得自救”,“大概在4點28分我就沖過去了。”

        “我當時腦子一熱,直接從岔路口沖出去了。”張力慢慢越過前面兩輛車,一踩油門,沖到了路邊。等他打開車門下來時,發現周邊一片汪洋,水位已經到了他的胸部,到了表妹的肩部,他舉著包,表妹扒著他的脖子,兩人緩慢地來到了路邊一家單位的二樓辦公室。

        有兩輛車跟在張力后面,也沖到了路邊,車上的人跟著來到了二樓的安全地帶。他們三車五六個人,坐在這家單位的辦公室歇腳。

        “那個時候真的不奢求什么,只要能保命。”7月23日,張力想起三天前被困在洪水中的經歷,仍然心有余悸,“那一片汪洋的場景就是兩個字:嚇人。那就是死里逃生”。

      從隧道里的水中拖出來的“泡水車輛”。澎湃新聞記者 薛莎莎 圖

      從隧道里的水中拖出來的“泡水車輛”。澎湃新聞記者 薛莎莎 圖

        棄車

        與張力相比,出租車司機老李被堵的時間更長,遇到的情況也更兇險。

        當天下午3點多接近4點,老李開車在京廣路附近接一個20多歲女孩去車站。他們進入隧道時,還沒有積水。

        幾乎和張力同一時間(下午4點左右),他來到京廣北路隧道的南出口坡道上,僅有幾十米的距離,他就可以駛離隧道口。

        老李也被堵住了去路。

        堵了半個小時后,有著多年開車經驗的老李看著雨勢不太對,雨下得很大,雨滴很密集,隧道內已經有了積水,他判斷讓乘客先下車離開這里。

        “我叮囑她趕緊下車,不要去車站了,趕緊上去找個賓館住下,哪兒也別跑哪兒也別去,不管貴還是便宜,都先住下。等雨停了看情況再去車站。這種情況下,即便去了車站,也沒人會發車的。”老李沒收乘客的錢,讓她在坡道上下了車。

        水勢洶洶。老李回憶,再后來的水,“都相當于大河開口了,那快得很。當時確實挺害怕的。”

        老李說,隧道內本來有三個車道,但事發緊急,司機們另外擠出了一條車道。隧道寬度相當于四輛車那么寬,“那水是往下灌啊”。

        接近6點,水位越漲越高。老李覺得不能再等了,他嘗試著打開車門,但水的沖勁太大,第一次用一只手,沒打開。老李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這下壞了,出不去了”。

        這時,有個已經從車里出來的人吆喝著,叫大家快走,“趕快下來,趕快下來,車不要了車不要了”,從后頭吆喝到前頭。當時因為被堵時間太長,有一個男司機直接在車里睡著了,其他司機拿著水瓶砸車玻璃,把他喊醒,救了他一命。

        也有人猶豫不決,不想棄車而走,那個吆喝的人有些命令式地讓他們趕快下車。

        隨后,老李把車窗打開,“水往里灌,一進水,門就好開了”。他用兩只手推開了車門。“我會游泳,我當時想的是,只要我能打開車門,我就能逃生”。

        老李來到高處安全地帶后,他看到他的車開始漂起來,向后漂了二三十米。

        后來,老李看新聞才知道,喊人下車的人叫侯文超,他挨個敲車窗呼吁被困司機棄車逃生的視頻流傳到網上后,有網友感嘆:“這個理智的聲音救了多少人的命!”

        7月24日中午,澎湃新聞記者看到一長排被從隧道里的水中拖出來的“泡水車輛”,有的損壞十分嚴重,車身滿是淤泥,車內因長時間泡水已經發臭。有一輛車的車窗玻璃被敲碎,車輛的駕駛座上,遺落了一只運動鞋。

        6人遇難

        積水淹沒了京廣路上的隧道。

        公開資料顯示,鄭州市京廣快速路是市區南北向第一條快速通道,規劃南起西南繞城高速,北至連霍高速。京廣快速路一期工程共13.5公里,隧道長約4.3公里。

        其中,京廣北路隧道主線全長1835m,暗埋段(隴海路—中原路)長度1360m。敞開段長度475m,設四個平行式進出口匝道。工程2009年12月17日開工,2012年4月28日竣工通車。京廣南路隧道長約2.4公里。

        經過三四天的排水救援,截至7月25日5點,京廣北路隧道積水最深僅約0.6米;京廣南路隧道積水最深約0.1米,正在沖洗隧道,隧道內垃圾較多,準備開始清掃工作;京廣隧道中段(淮河路隧道)清理完畢,消殺已完畢,隧道有漏水情況。

        據央視新聞,7月26日下午,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通報,截至26日12時,河南全省因災遇難69人。經過多家部門和國內救援機構連續5天的不懈努力,共從鄭州京廣快速路隧道三處隧道內拖移安置各類車輛247輛。截至目前,現場排查發現6名遇難者,5男1女。目前,相關善后工作正在進行。

        7月24日,隧道里的積水已經抽排得差不多了,還是沒有昆昆的消息。昆昆家人來到派出所,隨后又來到鄭州大學第五附屬醫院。家人在這里確認昆昆已經遇難。

        “他前幾天還說他想我了,他說他想我了,他暑假去海南的時候也說想我了,想讓我去看他,我為什么沒去,為什么沒有去。”與弟弟一墻之隔,昆昆的姐姐許琳癱在地上已經哭不出聲。

        鳴鳴還沒有找到,那些和他一樣仍失聯著的人,他們的家屬仍在等待著,尋找著。

       ?。ㄎ闹袕埩?、昆昆、鳴鳴、馬琴、勞琦、許凱、許琳均為化名)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2.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