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政法 > 正文

      重慶兩幼童墜亡:一場策劃已久的謀殺

      來源:新京報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1-07-27 09:00:01

        想起事發那一天,陳美霖總是痛悔。如果沒有把女兒送去前夫那里,悲劇是否不會發生?

        文2793字,閱讀約需5分鐘

        新京報記者 楊雪 編輯 胡杰 校對 李世輝

        時隔近9個月,在7月26日的法庭上,陳美霖又見到了前夫張波。她上次見到他還是在醫院里。2020年11月1日下午,兩人的一雙兒女從15樓墜下,2歲的大女兒當場死亡,1歲多的小兒子被搶救數小時后終告不治。而小兒子搶救時,孩子爸爸張波卻不愿意去見最后一面。

        那時她只恨他絕情,即使心中有諸多疑惑,仍不愿意用最壞的“惡意”去揣測這個和自己生了2個孩子、共同走過兩年多婚姻的男人。但種種跡象表明,作為生父,張波和兩個孩子的墜亡有著密切聯系。事發10天后,張波和女友葉誠塵被警方控制。

        該案最后被警方認定為涉嫌故意殺人。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定于7月26日開庭審理此案。

        ▲7月17日,鄰居向記者介紹孩子墜亡的窗口。新京報記者 楊雪 攝

        7月26日當天,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發布公告,公布了張波、葉誠塵故意殺人案以及陳美霖附帶民事訴訟賠償一案的部分庭審細節。公訴機關指控張波與葉誠塵共謀殺害張波與陳美霖的兩個孩子云云、雷雷,作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陳美霖要求二被告人賠償喪葬費、誤工費、交通費等經濟損失,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在最后陳述階段,陳美霖當庭表示撤回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要求嚴懲二被告人。法庭宣布休庭,將擇期宣判。

      ▲法院出具的傳票。受訪者供圖

        ━━━━━

        孩子墜樓 父親十分冷漠

        想起事發那一天,陳美霖總是痛悔。如果沒有把女兒送去前夫那里,悲劇是否不會發生?

        2020年,陳美霖和張波協議離婚,大女兒云云跟著陳美霖,小兒子雷雷跟著張波。根據離婚協議,由張波把雷雷撫養到6歲后,轉由陳美霖撫養。

        “他平時就不對孩子上心,不聞不問的,事發前連續兩次他叫我把女兒送去他那兒,我都覺得不對勁,但想著他也可能是良心發現,突然想女兒了,所以我也沒多想。”陳美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回憶,第一次送女兒去張波那里時,對方要求女兒留下來過夜,但被自己拒絕,“我以前從不讓云云在外過夜的。”一周后,當張波再次要求女兒留下,陳美霖妥協了。2020年11月1日下午3點30分左右,云云和雷雷同時從張波家的15樓次臥窗戶墜下,女兒當場死亡。

        “孩子摔下來之后我也去看了現場,大女兒當時就沒救了,小兒子還有口氣。”即使事情已經過去半年多,一名當天值班的小區清潔工對張波的印象仍然非常深刻,“他哭得很傷心啊,一邊哭一邊在地下打滾。”

        事發當天,鄰居夏先生在警察上門調查時獲悉了此事。從夏先生家的廚房,可以看到孩子墜樓房間的飄窗,窗戶不算大,如果站上飄窗臺,窗戶本身的高度確實可能足夠一個兩歲大的孩子翻越過去。

        但即使大女兒能夠翻越飄窗,一歲多的雷雷又是怎么掉下去的呢?兩個孩子為何會同一時間一起墜樓?“我們當時就懷疑這事不是墜樓那么簡單,但也只是覺得張波作為父親沒看住孩子,真沒人愿意往他殺了孩子這邊想。”陳美霖的好友李女士說,無論當天事發后在派出所,還是雷雷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后,張波的表現都讓人覺得十分冷漠,“雷雷確認死亡后,他連見最后一面都不愿意。”

      ▲法院起訴書。受訪者提供

        ━━━━━

        “意外”被警方認定是一場策劃已久的謀殺

        這場“意外”最終被警方認為是一場策劃已久的謀殺。

        事發10天后,張波和女友葉誠塵被抓獲。2021年7月16日,陳美霖在社交媒體上公布了本案的相關細節。

        根據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2021年3月18日發出的起訴書,張波和本案另一被告人葉誠塵通過網絡相識,隨后開始談戀愛。張波離婚后,葉誠塵多次向張波表示自己及父母不能接受張波有小孩的事實,如張波有小孩葉誠塵則不可能同張波在一起。2020年2月左右,二人在長壽區見面時便共謀殺害張波小孩。隨后,二人多次通過面談、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謀殺害兩個小孩的辦法,并商定采用意外高墜的方式殺死兩個小孩,同年6月,葉誠塵還多次通過微信催促張波作案。

        2020年10月25日,張波讓自己的母親劉某華聯系前妻陳美霖,把大女兒云云接到了自己家里,伺機作案。但因為陳美霖當天一直在場,張波未能作案。期間,張波與葉誠塵多次微信聯系,葉誠塵讓張波將云云留下過夜,張波則表示自己在找機會,下周自己將云云接來動手。

        一周后的11月1日,張波再次主動聯系陳美霖要接云云,陳美霖將云云送到張波家后,因為要與朋友聚餐而離開,云云留宿張波家中。當晚,因為劉某華在家里,張波亦未能作案,駕車趕至長壽區與葉誠塵見面。11月2日上午10點多,張波回到家里,下午3點半左右,張波趁劉某華外出不在家之際,將正在次臥玩耍的兩個孩子雙腿抱住,一起從次臥飄窗扔到樓下。云云當場死亡,雷雷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7月17日,記者來到孩子墜亡的小區找到事發居民樓。新京報記者 楊雪 攝

        ━━━━━

        涉嫌殺害親子,家鄉人難以置信

        張波涉嫌殺害自己孩子這一消息很快傳回了老家。在重慶市長壽區葛蘭所馮莊村,對于認識他的人來說,這個事情令人難以置信。

        鄰居黃大姐說,張波的家庭經濟狀況一般,父母都在工地上打工。“他爸爸做泥水匠,媽媽就跟著在工地上幫忙拉拉砂石啥的。”小學畢業后,可能因為成績太差,張波沒有繼續讀書,“后來就出去打工,再后來結婚。前幾年他們一家人搬走,不再在這里住了。”

        黃大姐對張波最后的印象還停留在他和陳美霖結婚的那一年。“當時他(張波)爸爸癌癥死了大概半年,他們回來辦婚禮,說是奉子成婚。”

        2017年8月,陳美霖和張波結婚的時候,大女兒云云已經在媽媽的肚子里了。在陳美霖對媒體的講述中,這段婚姻的一開始還是甜蜜溫馨的。但隨著張波開始自己開公司、經濟狀況好轉起來,似乎一切都變了。大女兒剛生下一兩個月,陳美霖發現,自己又懷孕了。

        “其實在懷弟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吵架。”陳美霖的好友李女士說,即使如此,陳美霖最終還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2019年4月,張波正式提出離婚,陳美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張波提出離婚的理由之一是:“你只想過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我想要大富大貴。”

        在葉誠塵的鄰居印象里,葉長期獨居,偶爾在電梯里見到會主動打招呼。而在葉誠塵的家鄉葛蘭鎮枯井村,葉家則頗具名氣。

        “葉家在葛蘭街上有好多房子,一整棟一整棟的。”多位村民說,葉家做房地產發家,是鎮上出名的有錢人。根據起訴書披露信息和工商登記信息,葉誠塵是重慶某食品有限公司財務人員,而這家公司的最大股東為其父葉某平。除此之外,葉某平還曾是重慶市長壽區某礦業有限公司的股東。

        現在,長壽區葛蘭馮莊村還剩下的張家親屬只有張波的幺爸一家,提起這個侄兒,張波的幺嬸滿臉是防備和厭惡:“我們和他們家多年不來往了,你不要來問我們,我們什么也不知道。我們和他們不熟。”

       ?。ㄔ圃?、雷雷為化名)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2.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