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ij667"></samp>
<span id="ij667"><sup id="ij667"><nav id="ij667"></nav></sup></span>

  • <acronym id="ij667"><blockquote id="ij667"></blockquote></acronym>

    <track id="ij667"><em id="ij667"></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政法 > 正文

        杭州殺妻分尸案小女兒出具諒解書,許國利泣不成聲

        來源:上游新聞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1-05-14 14:35:50

          “我媽昨天一早不見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煩幫忙看看監控么?”2020年7月6日,浙江省杭州市四季青派出所接到一起失蹤報案,報案人是走失者的女兒。失蹤者名叫來惠利,是一名51歲的女性。

          在對來惠利居住的社區及周邊監控進行排查后,警方除了在7月4日來惠利家的電梯里看到過她和小女兒上樓的影像外,再也找不到任何蹤跡。

          來惠利去哪兒了?這起離奇的失蹤案,讓來惠利居住的小區杭州市三堡北苑小區都蒙上了一層緊張的色彩。

          在來惠利失蹤的第19天,警方在小區化糞池中找到了來惠利的人體組織,丈夫許國利被列為嫌疑人。到案后,許國利稱因家庭生活矛盾對來惠利產生不滿,所以趁其熟睡,將妻子殺害后分尸。

          究竟是什么樣的矛盾,讓許國利對有15年感情的妻子痛下殺手?

          5月14日,許國利故意殺人案在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從庭審現場了解到,許國利稱長期的家庭矛盾對妻子起了殺心,又始終對妻子的犯罪無法釋懷,“我曾有過自殺的想法,但我現在真的很后悔。”

          ▲2021年5月14日,浙江杭州,殺妻分尸案被告人許國利涉嫌故意殺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一案在杭州中院開庭審理。圖片來源/杭州中院

          初戀分手,重組家庭后多因素致矛盾升級

          “我愛她,但我也恨他,曾想過自殺,心里的矛盾始終無法釋懷。”在法庭上,許國利哽咽了。

          1988年,許國利和來惠利相識后很快確定戀愛關系,3年的初戀,兩人的感情不斷升溫,就在談婚論嫁時,許國利和來慧利卻因各種原因無奈分手。

          “分手后,我們各自成家,后來突破重重阻礙走到了一起”。2008年,時年43歲的許國利和39歲的來慧利登記結婚,婚后兩人生育了一個女兒。

          “前十年我們關系很好,家庭美滿。之后有了矛盾,有了隔閡,但也和其他夫妻一樣,只是小矛盾。”許國利說,慢慢地兩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盡管夫妻不和,還要在鄰居和外面人前保持和睦關系。

          許國利說:“我心里的煩悶始終無法排解,那段時間我心態都不正常,2020年7月初的時候甚至有到樓頂想過自殺,但沒有勇氣。”

          在許國利看來,他和來慧利的矛盾主要來自對他“沒用”看法的越來越深,“我是外地人,她總是埋怨我沒用,只要發生了矛盾,她就對我進行辱罵,拿起邊上的東西砸我,有一次還砸傷了我的眉骨,女兒也在現場。在家庭經濟中,她用理財平臺和基金,我炒股票,錢都歸她管,有時還埋怨我不給她買禮物。”許國利稱,因為女兒的教育問題,兩人也多次發生爭吵。“來慧利從來不讓我管女兒的學習,她的成績越來越差。”

          家庭經濟、孩子教育、妻子埋怨讓許國利對來慧利產生了越來越大的怨念。2019年,因為房子的問題,兩人矛盾再次激化。“2019年底分到新房子后,妻子把房子登記在她的名下,又因裝修問題,多次爭吵,我心里不高興。”許國利說,“加上妻子之前犯過錯誤,我心里始終無法釋懷。”

        微信截圖_20200722101113.png

          ▲2020年7月22日,浙江杭州,來惠利失蹤18天后,小區電梯里粘貼的尋人啟事。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時婷婷

          殺妻分尸,被捂死過程中妻子曾叫許國利名字

          許國利在2020年7月4日和妻子又一次發生爭吵。

          許國利說,7月4日上午,兩人還一起到醫院看病,并一起回家,下午的時候兩人一起做肉圓子,許國利在廚房燒肉圓時,來慧利在衛生間淋浴室清洗切割機,由于切割機刀片鋒利,來慧利的手指被劃傷,埋怨許國利并用語言對他進行辱罵。

          “吃飯時矛盾也沒有解決,各自吃完飯后,我心里還一直很生氣。當時孩子在家,我就沒有發作,怕當著孩子的面打起來。”許國利說。

          當天吵架后,許國利有了殺人的想法,來慧利有睡前喝牛奶的習慣,許國利把家里的安眠藥放在了來慧利的牛奶杯中。

          “當天晚上11點到12點期間,我用毛巾和枕頭將她捂死后,又拖到淋浴房,用美工刀、切割機和絞肉機進行分尸。”許國利說,在捂住來慧利口鼻后,來慧利曾醒來過,“她叫了我名字,當時我猶豫了,最后還是將她捂死了。來慧利死后,我對著她呆了1—2小時,又把她拖到衛生間淋浴室進行分割。”許國利說,分尸后,他分兩天對尸塊進行轉移,并多次用洗潔精清洗淋浴房。

          7月5日,來慧利的大女兒接到母親單位電話稱來慧利當天沒有去上班,大女兒發現母親失蹤并報案。

          為何能在殺妻后還接受采訪?許國利說:“我知道我錯了,也知道殺人償命,但女兒還在,必須有一個人活著,所以才隱瞞了殺妻的事情。我真的很后悔。”

          ▲2021年5月14日,浙江杭州,殺妻分尸案被告人許國利涉嫌故意殺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一案在杭州中院開庭審理。圖片來源/杭州中院

          認罪認罰,否認蓄謀殺人指控

          據公安機關介紹,2020年7月6日晚8時許,來惠利的女兒余某等三人到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區分局四季青派出所反映:“我媽昨天一早不見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煩幫忙看看監控么?”

          警方調取了該小區及周邊所有視頻監控相關時段共計約6000小時。同時,對電梯、水井、樓道等進行排查,最終確認來惠利自回家后再未離家。

          2020年7月22日下午3點到23日下午4點,警方對化糞池抽取的38車污穢物進行沖洗、篩查,現場提取檢測后,發現有疑似人體組織,經DNA比對系失蹤女士來惠利人體組織,判斷來惠利可能遇害,案件調查取得重大突破,許國利具有重大犯罪嫌疑。2020年7月23日10時,經連夜審訊攻堅,突破了嫌疑人許國利的口供,據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對來惠利產生不滿,2020年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來惠利熟睡之際將其殺死,分尸后分散拋棄。

          公訴機關指控,因感情和經濟糾紛,2020年初許國利開始購買美工刀、切割機等工作。7月4日,許國利在牛奶中放入安眠藥,許國利趁來惠利熟睡,用膠帶封口后,用毛巾和枕頭將其捂死。將尸體拖到衛生間用美工刀和切割機等工具分尸,其中一部分人體組織被沖入馬桶。許國利使用背包,分兩天將骨骼等尸塊帶到單位附近的垃圾桶丟棄,并在殺人分尸后,清洗、拆分作案工具后丟棄。

          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了鑒定報告、許國利的供述、作案工具圖片及證人證言等相關證據。

          公訴機關認為,許國利對一起生活多年的妻子殺人分尸,并在殺人分尸后淡定接受警方詢問和媒體采訪,還故意曝出妻子出軌的信息混淆視聽,難以想象其殘忍程度。作案手法極其殘忍,情形極其嚴重,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且造成嚴重社會影響,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于公訴機關的指控,許國利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認罪認罰,并表示無論什么判決都決不上訴。

          許國利對于公訴機關提出的2020年初購買工具蓄謀殺人的指控不予認可,“作案工具都是之前家里用的。安眠藥是因為我倆有失眠的情況,之前托朋友買的,平時我們都有吃。”

          上游新聞記者在庭審現場注意到,提到殺妻過程和家庭情況,許國利多次哽咽。

          許國利的辯護律師認為,指控許國利的部分證據缺失,沒有客觀證據,只有許國利供述。部分重要人體組織未被收錄在案。此外,許國利沒有預謀的動機,只是家庭矛盾引發的激情殺人。另外其動機、手法以及批捕后的行為異常,可能患有精神疾病,建議法庭予以調查。許國利的供述多次反復,供述真實性存疑。

          辯護律師表示,許國利殺人系不和諧家庭關系引起,主觀惡性不深。且許國利家庭情況特殊,還有一名小女兒需要照顧。小女兒曾向辯護人表示,平時父母對她寵愛有加,母親去世了,她希望得到父親的關愛和照顧,還寫下了諒解書。鑒于此特殊情況,建議法庭充分考慮,不要對其處以極刑。

        重返杭州殺妻分尸案現場1小.jpg

          2021年5月13日,浙江杭州,案發近一年,許國利家的大門仍貼著封條。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時婷婷

          泣不成聲,許國利稱對不起女兒

          上游新聞記者在庭審現場看到,整個庭審過程中,許國利情緒低落,不愿過多表達。在辯護人提到小女兒今后的生活和出具諒解書時,許國利泣不成聲。在之后的辯論階段都難以平復情緒。

          許國利在陳述階段說:“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愛妻的樣子和生活的場景,想到的都是她好的一面。我做的事情不是‘后悔’兩個字可以形容的,如果有來世,我還是希望和她在一起。同時,對關心我家庭的社會各界表示道歉,也對給我家人造成的影響道歉。”

          許國利哭著說,他最對不起的就是小女兒,甚至每次聽到小女兒的名字都難以控制情緒,“我只想對女兒說爸爸媽媽都是愛你的。爸爸對不起你,希望你快點長大。”

          許國利故意殺人案刑事部分庭審結束后,繼續開庭審理了附帶民事案件。來惠利大女兒及小女兒的代理人出庭。

          對于民事賠償部分,小女兒的代理人提出許國利賠償喪葬費、死亡賠償金、撫養費共計1583153.3元;來惠利的大女兒提出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1131692元。

          對于民事賠償情況,許國利表示無異議。許國利說:“對于家破人亡的情況,后悔兩個字已經無法表達,但也只能用后悔表達。對于民事賠償訴訟全部滿足,要先充分滿足大女兒的訴求。”

          因案情復雜,該案未當庭宣判。

          上游新聞記者 時婷婷 實習生 陳芷萱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ij667"></samp>
        <span id="ij667"><sup id="ij667"><nav id="ij667"></nav></sup></span>

      2. <acronym id="ij667"><blockquote id="ij667"></blockquote></acronym>

        <track id="ij667"><em id="ij667"></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