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社會 > 正文

      中青報整版揭秘笑氣“生意經”:毒害青少年何時休

      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21-09-15 09:06:37

        “嗶……嗶……嗶……”奇怪的聲音從不遠處的一個院子內傳來,像是某種機器打氣的聲響。專案組民警將耳朵貼在門上,聲音愈發清晰。

        民警推斷,這可能就是將笑氣充進容器的聲響。此時,遠處徑直駛來一輛小型貨運汽車。“是我,送鋼瓶來了。”貨車司機拿著手機吆喝道。

        隨后,一個中年男子從院內打開大門,院內的情景讓專案組成員吃了一驚。

        9月10日,在江蘇省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召開的“0209非法制售笑氣案”新聞通氣會上,鎮江市公安局通報了這個細節。

        歷經一個多月的縝密偵查,鎮江市公安局集結多個警種部門、30余名警力,同時在南京、宿遷兩地展開統一收網行動,斬斷了一條制售笑氣的灰色利益鏈,警方共搗毀涉案窩點4個,抓獲涉案人員23名,其中大部分為00后青少年,這一犯罪團伙交易流水達100萬元,非法獲利50多萬元。

        今年2月4日,本報刊發報道《互聯網販賣“笑氣”為何猖獗》,報道稱,記者調查發現,通過互聯網上的“特殊渠道”購買笑氣無須提供任何證明,不少商家承諾,“當日下單,次日送達”,數量巨大。

        報道刊發后,鎮江警方隨即介入調查。經批準,此案被確定為江蘇省公安廳督辦案件,鎮江市公安局也成立了專案組。

        最初,經過專案組研判分析,非法銷售笑氣的團伙頭目是單晨。

        “當專案組準備繼續擴大偵查范圍,將以單晨為首的犯罪團伙一網打盡時,單晨因涉嫌非法經營罪,于2月21日被江西九江警方抓獲,線索被迫中斷。”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彭杰說。

        隨后,專案組繼續緊盯與單晨聯系密切的“下線”許強,生活在南京的許強販賣笑氣給南京、鎮江、無錫、四川、浙江、上海等地的“客戶”。

        單晨被抓后,許強也曾警惕了一陣子。由于市場對笑氣的需求量實在太大,“沒有進貨來源”的許強又開始大批量地向外銷售笑氣。

        原來,許強開始從另一個上線趙志那里購買大量笑氣。經過警方調查發現,趙志還有一個上線叫尹德,尹德也有一個固定上線鄧兵,而且鄧兵的出貨量十分驚人。

        “我們發現這個案件‘深不可測’,不單單是非法銷售那么簡單,在這背后隱匿著一個巨大的笑氣生產窩點和龐大的銷售網絡……”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副支隊長蘇生樂介紹說。

        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長馬元元介紹說,經調查,他們懷疑笑氣的生產窩點就在宿遷市泗洪縣新揚高速路附近的村莊甲村(化名)。隨后,他們開展實地偵查。

        甲村是泗洪縣西邊的一個小村莊,臨近新揚高速,四面被農田包圍,村里的道路錯綜復雜。

        “村民很認生,一旦有村外的人員進入,他們便會聚到一起指指點點議論著。”馬元元說,他們一行10余人,想要查清笑氣生產點的具體位置,只能夜晚“潛入”村中偵查。

        3月15日深夜,下起瓢潑大雨,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小土路變得泥濘不堪,“我們開車在村里行駛,路上實在太難開了,最后我們只能冒著大雨下車徒步尋找生產窩點,滿腳踩的都是泥。”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緝毒大隊大隊長曹旭東回憶。

        3月16日凌晨,專案組把整個村子走遍,一直沒有發現生產窩點蹤跡。直到3月17日上午,專案組在村中巡查時發現一種奇怪的聲音。

        “當時我們隱蔽在附近,透過打開的大門,發現院內有三四個人正在使用機器往小鋼瓶內灌裝氣體。”曹旭東說,用來灌裝的機器有4臺,還有若干個大鋼瓶和金屬小鋼瓶,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地上,“我們立即實施了抓捕。”

        幾乎同一時間,蘇生樂也率隊對窩藏在南京城內的主要團伙成員統一收網。

        警方通報稱,今年3月16日至17日,專案組在兩天時間內抓獲了以鄧兵為首的團伙成員10人,并查獲運載空置小鋼瓶的小型貨車一輛,繳獲已灌裝打包的笑氣小鋼瓶67大箱共計19200余支,以及4只大鋼瓶、4臺加工灌裝設備和若干成套的冷卻、壓縮裝置以及未灌裝笑氣的小鋼瓶6萬余支。

        這一犯罪團伙作案6個月,購買并吸食笑氣的“客戶”更是多達200余名,遍布江蘇、四川、浙江、福建、廣東、上海等多個省市。

        “他們將裝有笑氣的小鋼瓶灌裝在奶油發泡瓶里,按下奶油瓶的閥門,通過吸食出氣口打出的笑氣來獲得快感。”讓馬元元記憶深刻的是,抓捕現場能看見地上撒滿了拇指大的小鋼瓶,還有躺在地上神志不清的人。“這些吸食人員絕大部分都是00后青少年,有在校大學生,甚至還有未成年人。”

        今年7月22日,這個跨5省7地、非法制售笑氣的犯罪團伙主要成員均以涉嫌非法經營罪被依法逮捕,吸食笑氣的涉案人員也因非法使用危險物質被行政處罰。

       ?。ㄎ闹邢右扇司鶠榛?/p>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通訊員 江天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9月15日 08 版

        揭秘笑氣“生意經”

        位于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某村笑氣生產窩點的照片。 圖片均由警方提供

      江蘇鎮江警方新聞通氣會現場展示。 圖片均由警方提供

        對出生于1998年的“癮君子”寧忠來說,那些拇指大的小鋼瓶,既能幫助他“過癮”,又能為他帶來源源不斷的收入。小鋼瓶里裝著的是笑氣,近年來,笑氣出現在國內一些地區的酒吧、KTV等娛樂場所,并被一些吸毒人員當成毒品替代品。

        笑氣學名一氧化二氮,是無色有甜味氣體,常被用來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同時也是一種醫用麻醉劑,有輕微麻醉作用。笑氣并不會讓人發笑,而是令人臉部肌肉失控,形成一個詭異的癡呆笑容,因此被稱為笑氣。

        “癮君子”的“創業”路

        從去年9月開始,寧忠就從安徽、山東等地購買了大瓶罐裝一氧化二氮以及灌裝設備,在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某村莊租用民房用來加工灌裝。

        他通過微信、QQ、貼吧等網絡社交軟件銷售,利用“美團跑腿”“滴滴出行”“達達”“貨拉拉”等配送方式隱蔽寄送。

        笑氣的巨大市場,是寧忠壓根兒沒想到的。兩個多月后,他不得不考慮擴大生產經營規模。隨后,他拉攏比他大兩歲的鄧兵與幾個親戚加入。

        原來的小作坊也變得越來越“專業”:他們雇用并管理工人灌裝、分裝、包裝小鋼瓶笑氣。而鄧兵等人繼續在網絡上進行銷售。

        “工人們將灌裝好的小鋼瓶裝進小盒子內,每個小盒子里有20支小鋼瓶,12個小盒子還可以包裝成一個大箱子。”鄧兵接受警方問訊時說。

        據辦案人員介紹,為了避人耳目,他們還會將笑氣包裝成知名電商的包裹。

        看到生意越來越大,鄧兵內心始終沒有安全感。他制售笑氣之前,專門在網絡上咨詢過專業人士,如何才能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所謂的專業人士告訴他,只要辦理了相關營業執照,他們的行為就可以“瞞天過海”。

        2015年,笑氣被原國家安監總局、工信部、公安部等10個部門列入了《危險化學品目錄》。根據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規定,國家對危險化學品經營(包括倉儲經營)實行許可制度。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經營危險化學品。

        現實中,申請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需要各種復雜、嚴格的要求。

        販售笑氣“暗黑網絡”

        據江蘇省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隊隊長彭杰介紹,去年12月底,警方對相關違法行為打擊力度不斷加大。上游氣體廠家要求鄧兵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為了規避責任,上游廠家還專門推薦了辦證中介。許強花費2.5萬元取得了相關經營許可證。

        彭杰透露,為了順利拿到許可證,辦證中介指派“槍手”以代考形式,通過上海某職業技術培訓學校,獲取了鄧兵、寧忠的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證書,并在今年1月獲得了許可證。

        隨后,他們在浙江省寧波市大榭開發區注冊了一家石化公司。該公司的工商信息資料顯示,公司注冊于去年12月,許可經營范圍就有一項“危險化學品經營”。公司的股東分別為鄧兵、寧忠、郭某。

        公司注冊地的物業工作人員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該大廈有4層、共73家公司,其中并沒有這家石化公司。按照注冊門牌顯示的其實是一家商貿公司。

        創辦公司以后,他們的“發財夢”就開始了。從上游氣體工廠購買了大量“笑氣”后,他們販賣到一級下線,編織起了龐大的販售網絡。

        雖然成立了公司,其實他們還是“二次罐裝”,要從生產笑氣的公司購買“大罐子”,然后分裝到小瓶子里,廠家再回收大罐子,已形成一條完整產業鏈。

        在一個名叫“人間販賣快樂”的微信群里,各種吆喝聲此起彼伏:“誰能發罐子”“誰能發大罐”“來談價格,加我”“廣州有沒有可以發貨的,紹興有沒有,上海有沒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上述寧波公司的購買合同中看到,他們在山東臨沂的一家氣體公司購買笑氣,單價為每瓶384元,一次訂購了55瓶。

        其中,一份寧波公司的承諾書顯示:我公司承諾全部產品全部用于正常經營合法用途,不得將該產品用于非法用途。否則所產生的一切后果與法律責任均由購買方承擔。

        其間,鄧兵的女友在明知非法銷售笑氣的情況下,還介紹多位“下線”。對鄧兵來說,這些“下線”類似于公司銷售經理,專門為其分銷,且數量巨大,已然成為團伙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

        據警方通報,這些“下線”在微信、QQ等社交軟件的朋友圈里,發布“閃電”“氣球”等字樣,還聲稱“當日下單,次日到達”,隱晦地宣傳誘導“癮君子”購買。

        此外,該犯罪團伙結構清晰。不同層次的“下線”拿貨價格也不同。像較為高級的“一級下線”,可直接向生產窩點購買,銷售量十分巨大。240支小鋼瓶組成的一大箱,作為“一級下線”的進價僅需250至300元。而如果“二級下線”向“一級下線”拿貨則需要每箱350至400元。

        但無論是“一級下線”,還是“二級下線”,都有屬于自己的穩定客源,而他們銷售給客戶的便是“市場價”?,F實中,“市場價”由貨源緊缺程度進行調控,基本上每箱450至700元不等。

        如何杜絕笑氣流入“灰色市場”

        “抓獲嫌疑人后,我們便開始審訊,審訊過程中,鄧兵等人非常囂張,聲稱笑氣不是毒品,他們有經營許可,甚至還公然挑釁,讓我們公安機關去問清楚檢察院、法院,夠不夠處理他們再說。”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長馬元元介紹說。

        馬元元表示,他們通過欺騙等不正當手段取得許可證從而制售笑氣,根據行政許可法、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該團伙行為涉嫌非法經營。”

        彭杰也表示,《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均明確標有相應的經營方式。鄧兵所申請的許可證經營方式為“票據經營”。因此,該公司只能充當相關產品交易的“中間商”,并不能直接買賣危險化學品。此外,經營方式還分為非倉儲式貿易與倉儲式貿易兩種,前者只能買賣危險化學品,后者在前者基礎上還有儲存的功能。

        彭杰強調,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的公司只能在注冊地,以許可證上的經營方式,從事危險化學品銷售活動。鄧兵在浙江寧波辦證注冊公司,卻把生產窩點設在江蘇泗洪,已嚴重違反相關法規。今年8月31日,浙江省寧波市應急管理局也依法撤銷了該公司的《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

        江蘇省一位在危險化學品領域工作多年的從業者張先生表示,按照我國相關法律規定,合法合規生產食品、工業用途的笑氣,需要生產者持有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

        張先生介紹,這種經營許可證主要分為兩種。一類主要提供給純批發危險化學品的企業,另一類則主要是提供給需進行儲存經營的企業。

        張先生強調,這類證書由生產企業向所在地應急管理局申請獲批后發放。獲批的硬性條件是該企業主管、員工,必須持有安全管理人員合格證與安全管理主要負責人合格證。

        “取得相關證書后,有關工作人員將對企業的辦公地點進行安全檢查。如果該企業設有倉庫存放危險化學品,那么當地應急管理局還會對倉庫進行更嚴格的安全檢查,其過程比較繁瑣。”張先生表示。

        張先生透露,只要相關手續、證件齊全,一般情況下,有關企業都可以取得《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F實中,“辦證中介”等群體異?;钴S,相關市場非常紅火。“一般企業都是為了方便,所以委托中介辦理,當然,其中也可能有一些不法分子。”

        張先生建議,相關公司在合法合規生產、銷售笑氣用于工業、食品等常規用途時,應仔細檢查對方的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與營業執照等證件,提高警惕,杜絕危險化學品流入“灰色市場”。

        張先生稱,相關公司應杜絕將危險化學品銷售給個人買家,“一定要銷售給合法合規的公司。”

        另外,每筆銷售都要開具發票,并詳細記錄相關情況,能保證查清銷售下游,以備特殊情況發生時,可以準確找到銷售對象,對銷售流程進行精準監控。

       ?。ㄎ闹邢右扇司鶠榛?/p>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通訊員 江天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9月15日 08 版

        笑氣毒害青少年何時休

        今年3月15日,當江蘇省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隊隊長彭杰推開南京某賓館的房間大門時,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

        3名高中生暈乎乎地躺在床上,“他們腳邊遍布散落的‘笑氣小鋼瓶’。”彭杰回憶,其中一名男生手拿奶油發泡器,正在“吞云吐霧”。

        這3名高中生,兩人17歲,另一人剛滿15歲。隨后,這3名未成年人被帶到了派出所。

        “這3人迷迷糊糊,有一絲興奮,像是喝醉酒的狀態。”彭杰說,經過詢問,3人放學后,就帶著4箱笑氣,到賓館里開了房間,希望“爽一爽”。

        今年34歲的彭杰是名經驗豐富的警察,自從2008年參加工作以來,參與辦理過很多大案。

        在彭杰看來,現實中,這樣的“問題少年”還有很多。一箱笑氣有240支,價格三五百元。這樣的價錢相較于毒品便宜許多。

        據警方調查發現,為3名高中生提供笑氣的是出生于1998年的鄧兵(化名)。鄧兵很早就不在學校念書了,技校畢業后,他時常出入娛樂場所,負責陪客人唱唱歌、逗客人開心。一來二去,他發現許多人都在玩笑氣。

        好奇的他學著朋友的樣子,把一顆顆“子彈”打入了奶油發泡器。綿密的氣體進入口中,他很快感受到刺激、新鮮?;貋?,他發現自己上癮了,原本吸食一箱笑氣就可以獲得快感,現在要吸食兩三箱才能達到之前的效果。

        上癮后,鄧兵逐漸入不敷出。心思活絡的他就動起了歪腦筋。“我一邊吸,一邊賣,這樣正好可以收支平衡!”于是,他和很多笑氣販子一樣,走上了“以販養吸”的道路。

        由于從小成績不好,性格叛逆,鄧兵與父母的關系不好。對于鄧兵的事情,父母也從不過問。

        在網上販賣笑氣,讓許強嘗到甜頭。據彭杰透露,過去一年,鄧兵的微信賬戶就有著297萬元的流水。許強也不止一次和朋友吹噓,靠販賣笑氣,他在南京賺到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追捧這種“發財之道”的并不只有鄧兵。在鎮江警方這次查獲的犯罪團伙中,還有兩個正在學校讀書的00后,他們把販賣笑氣當作課余兼職。

        “在網上做做就行,這東西很賺錢。”同樣的說法,也成為鄧兵“忽悠”父母的說辭。讓彭杰驚訝的是,在他們的勸說下,其父母甚至當起快遞員,幫助孩子們運送笑氣。

        彭杰說,從小缺少父母管教、離開學校的“問題少年”,成為消費笑氣的“主力軍”。如今,這些青少年販賣、吸食笑氣,說明了他們對法律的漠視與無知,亟待引起重視。

        他建議,相關部門應盡快完善法律法規,用更加嚴格的手段來打擊販賣笑氣,政府、學校等相關部門應加大宣傳力度,使更多人明白笑氣的危害,保護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ㄎ闹邢右扇司鶠榛?/p>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9月15日 08 版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2.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