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

    1. 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頁 > 公益 > 正文

      “沒有腿”的劉書祥,成了靠“跑腿”為生的人

      來源:縱相新聞編輯:健翁發布時間:2019-10-30 08:39:54

        撰稿 | 記者 宋祖禮 汪鵬翀

        采訪完劉書祥之后,我們腦海里響起一個不算恭敬的稱號:“無腿鏢師”。

        他是一個因摔傷導致下肢癱瘓的殘疾人,但是他靠為別人“跑腿”營生,他自己的雙腿成了人生最大的負擔,但他對山里的窮困戶說“我是你的腿”。

        劉書祥獲得了很多榮譽證書,將這些證書攤開,占了他家中小半個炕頭。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最美殘疾人”、“自強模范”、“自強脫貧獎”、“勤勞脫貧示范”等等,頒發的單位從縣到市,乃至省級。

      劉書祥獲得的獎狀。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從獎項名稱可以看出,它們的獲得依然與劉書祥早年的慘痛遭遇有著直接的聯系。命運的際會讓這個敦厚的山西男人失去了對下肢的指揮權,而他則以一己之力,“走”出家門、穿村越戶,養活了自己、養活了家庭,更證明了,即便遭遇如此厄運,他依然不會是一個“廢人”。

        這其中有多少辛酸苦楚,永和縣工業匱乏而絕少污染的天空知道、“十年九災”的貧瘠土地知道、他知道,外人,難知道。

      劉書祥的家。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1“那個時候真的不想活了”

        劉書祥今年52歲,19年前一個雪后的冬天,他在山間放牛,由于地面濕滑,他不小心摔下了深溝,傷到了腰椎,下肢再也無法動彈。在農村人看來,遭遇了這樣的事情,下半生基本也就只能終日與病榻為伴,再難參與勞作了。

        劉書祥剛開始也與其他人沒什么不同,他在床頭一躺就是兩年。雙腿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一不小心就會長褥瘡,去了醫院還要帶累家人陪護。這樣的生活,降臨在一個三十來歲、正值盛年的壯勞力身上,哪怕是想想都令人絕望。

        劉書祥也的確曾經絕望過,他說,到后來,自己已經失去了生活的勇氣:“那個時候是真的沒有生活的勇氣了,自己不能勞動,還拖累家里,不想活了。

        永和地處山西省臨汾市,這里地處呂梁山脈南端,黃河中游晉陜大峽谷東岸,集合了山地、河流、黃土高原的地貌特征,千溝萬壑,支離破碎。它還屬于呂梁山生態脆弱區,水土流失嚴重,生態脆弱。

        獨特的自然環境還導致永和氣象災害頻繁,“十年九不收”。在這樣的土地上生存,不努力是不行的,起早貪黑,先放牛、放羊,再下地干活,基本是每天的必修課。

        劉書祥從孩童時代便早早輟學,稍有勞動能力就隨家人一同勞作。這塊土地錘煉了他堅韌的性格,卻也給了他終身不可治愈的殘疾,而帶走了他的勞動能力,也就帶走了他掙命的信心。

      永和地貌。 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訣別時刻,是親情拽住了他。發生意外時,劉書祥已經有了三個女兒,其中又以小女兒最為疼人。劉書祥臥床時,村里還沒有電視,家中也沒有手機,整日對著坑頭的土墻,他的苦悶,女兒雖然才二年級,卻早已懂得。

        “身體不能動的人,個人衛生各個方面都有問題,也有味道,孩子也不嫌臟,回來就坐到你跟前,跟你講講這個,講講那個。”

        最令劉書祥念念不忘的,就是女兒每次放學后,還沒進家門傳來的那聲“爸爸,我回來啦!

        那是他每天最大的心靈慰藉,也是在他面臨生死抉擇的關頭,最終無法割舍的人間牽掛。

        2 “車陷了,天再冷都只能等著”

        不能死,就得好好活。被女兒喚回勇氣的劉書祥,決定另謀生計。背著家人,他托人買了一輛帶斗的摩托車,僅靠半個身子的力量,爬上車座,沖出了家門。

        劉書祥現在的三輪車,由于身有殘疾,他只能靠上肢力量上下車。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永和全縣35萬畝耕地,70%是25度以上的坡地,由于當時道路尚未修整,通往各個村落的山路,蜿蜒曲折,塵土飛揚,一下雨就泥濘濕滑,舉步維艱。也正是因為這樣,山中的農副產品想運進市場,更須有人來往奔波。這是劉書祥誤打誤撞,碰上的“商機”。

        從那時起,每天走鄉竄戶,從收廢品開始,到收藥材、農副產品,“沒有腿”的劉書祥,成了靠“跑腿”為生的人。

        “那時候進村的路,全是泥土路,一下雨就打滑,經常在半山坡上,上不去,下不來。”

        如果說在最近20年間,誰對永和的道路硬化體味最深,恐怕非劉書祥莫屬。他記憶中的永和,是令人心碎的。

      永和地貌。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因為下肢不便,每次獨自外出收貨,劉書祥都要做好一天不下三輪車的準備。對于常人來說很容易的上下車,對于他而言卻難如登天。因而,常人看來泥濘難走的山路,對他而言,有時幾同絕境。

        “以前沒手機,車陷了,就只能在路上等著,天再冷你都只能等著,有一次我在山溝里坐了三四個小時,大冬天。

        因為沒法下車,當遇到車輪陷入泥坑的情況,劉書祥就只能在山路上干等,等到偶爾有人路過,幫他推一把。幫過他的一個人跟他開玩笑說,再往前倒個幾年,他這樣在路上,要被山間的野狼吃掉。

        “像我們這樣的人,想做成一件事情,要付出比別人十倍還多的努力。”

        劉書祥的三輪車,由于身有殘疾,他只能靠上肢力量上下車。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劉書祥的艱辛更有不足為外人道處,因為常會大小便失禁,一個人外出又不能下車,他不僅要像孩子一樣穿上尿不濕,山路奔波之中,還不敢多喝水。

        “就這,每天回來,保不齊褲子都是濕的。有的時候走的遠,下大雨,別人一般就在外借住了,我這個情況,我不愿意待在人家里,不管多晚,都要回來。”

        采訪中,我們感受到,劉書祥說出的這點故事,只是下肢殘疾難題的冰山一角。雙腿沒有知覺,又風里來雪里去地騎摩托,他的雙腿常會凍傷;常年路上跑,不小心翻車的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受傷的他也只能躺在地上等待救援……

        回憶到這些聽著就令人辛酸焦慮的情節,劉書祥始終笑瞇瞇的,多少有些難為情,但從沒顯示出怯懦。

        多年風霜錘煉出了劉書祥樂達堅強的生活態度。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3 “咱體諒他們的難處”

        自劉書祥殘疾后的19年間,他的坐騎已經換了四輛,如今停在院子里的,已是一個帶駕駛艙的運貨三輪。出門收貨,再也不用擔心風雨侵襲,而他的小家,也在他的經營下越發有聲有色。

        前些年,靠著自己運貨生意攢的錢,劉書祥全家從村里的土窯洞,搬到了如今這棟三戶型石窯洞里,單門獨院,自成天地。這里靠近省道,也省去了他再來往于自己村子的麻煩。

        天天駕車忙碌,劉書祥的褥瘡再沒犯過,相反,常年勞作還鍛煉了他的好體格,雖然已過天命之年,用他的話來說,“現在什么病都沒有”。

      多年勞作讓劉書祥的手比常人更為寬厚有力。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劉書祥最小的女兒大學畢業后,成家立業,如今就在永和的國企上班。由于工作地點離家近,她現在就住在家里,白天上班,由老夫妻倆照顧孩子,一家人在這個小天地里可謂其樂融融。

        但劉書祥還要往外跑,他說自己在家里待不住,除了跟早已熟絡的鄉親們聯系拉貨,他還去看望縣內和他情況相仿的殘疾人。他說,永和一共有五六個和自己情況差不多的,自己隔段時間就會去他們家里看看。

        “很多人有了這個情況,身體的病好治,心病難治,我主要是精神上鼓勵鼓勵他們。咱能體諒他們的難處。”

      劉書祥的招牌式微笑。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因傷導致下肢癱瘓,不管對于哪個年齡段的人而言,都是毀滅性的打擊。劉書祥說自己就是“現身說法”,給他們希望。

        “有一個跟我差不多的,我去她家,他們都不相信我也是一樣的。我跟他們說了很久,才讓我進門。”

        采訪中,我們就劉書祥獲得的獎狀問他,是否知道為什么給他發這些獎?他回答說自己也覺得奇怪,“我覺得我沒做啥,就是不想拖累家人,養活自己。

        我們獲知的是,從身患殘疾之后,不少人建議劉書祥去找一下當地殘聯,可以領點救濟,然而他說自己“拉不下那個臉”,不想給人添麻煩。

        對于這個樸素的山西人來說,大概“不給人添麻煩”就是生活的真諦,因為不想給家人添麻煩,想過自殺,但終于振作;因為不想給政府添麻煩,從不抱怨,辛苦奔忙;因為不想給“客戶”添麻煩,他處處為人著想,把貧困戶們從山里打來的酸棗拉出村子,還跟他們開玩笑說:“我是你的腿!”

        遭遇了人生中最大麻煩的人,因為不想給人添麻煩,給了我們最大的力量感,大概這就是劉書祥創造的最大的“功績”。這種功績,還有一句詩意的表達:“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劉書祥的招牌式微笑。東方網·縱相新聞 圖

        “燕趙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劉書祥是永和精神的代表,發展種種受限的永和,在跌跌撞撞中走到了脫貧的關鍵期,今年年底,他們就將摘掉貧困的帽子。這其中,付出了多少人的辛勤汗水,飽含著多少人的辛酸血淚。和劉書祥一樣,經歷過最為坎坷的永和之后,他們都相信,今后的路會越來越好走。

      ?2018中原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
      <samp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samp>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2. <optgroup id="vpvnt"></optgroup>
      <acronym id="vpvnt"><blockquote id="vpvnt"></blockquote></acronym>

      <legend id="vpvnt"></legend>

        <ol id="vpvnt"></ol>

        <span id="vpvnt"><output id="vpvnt"><nav id="vpvnt"></nav></output></span>
        <track id="vpvnt"><em id="vpvnt"></em></track>